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带着萌宝向前冲

上架时间:2018-09-21

带着萌宝向前冲 已完结

带着萌宝向前冲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阮梦辰 分类:都市言情

五年前,她稀里糊涂地走错了房间爬到了别人的床上,连男人的样貌都没有记住却留了种……五年后,处处和她作对的林安冲出来说,要抢了她孩子的父亲,笑话,她连孩子他爹都不知道是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微微,你妈抢走了我爸,让我失去了爸爸,让我妈终日以泪洗面,我林安发誓,这辈子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会抢走!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的痛苦!”

郑微微永远都不会忘记林安说这话时那怨毒的眼神。

自从郑微微高二那年母亲和一个男人再婚以后,她的生命中就出现了林安这个敌人。

那天在校门口恶狠狠地甩下这句话以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把话给兑现了。

郑微微成绩优异,本来对省三好学生这个名额那是志在必得,可是却因为一分之差被林安给抢走了。慈善拍卖会上,林安与郑微微争锋相对,最后郑微微看上的那条翡翠项链还是被林安以高价拍走。这些郑微微都可以忍受,可是让郑微微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一夜之间也变成了林安的。

提着购物袋美滋滋地走出了电梯,本想今天来给男朋友郝良做顿丰盛的晚饭,可是就在钥匙转动门锁房门打开的一刻,郑微微真的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一丝不挂地纠缠在那组北欧沙发上的两个人,分明就是自己的男朋友郝良,而那个女人竟然就是林安。

手中的购物袋应声落地,西红柿从里面滚了出来。这一刻,郑微微的心紧紧地揪在一起,但却欲哭无泪,她并没有夺门而出,而是呆呆地站在门口,难以置信地看着沙发上的两人。

郝良的视线落到郑微微身上的那一刻,他的脸上并没有惊慌愧疚的神色,反而微微一愣一脸坦然地看着郑微微说道:“微微,你怎么来了?”

此时的林安虽然身上不着寸褛,但是却没有一点羞耻的感觉,她就那么一丝不挂地躺在沙发上,看着郑微微露出了得意的笑意,那笑容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郝良,我打扰你们的好事了是不是?可是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郑微微这一刻没有狼狈的逃离,而是死也要死个明白。

这个时候,相对于林安的坦然,郝良反而有点不自在起来,他拿起了沙发上的抱枕羞愧地挡在了自己的重要部位上,坐在沙发上看着咆哮着的郑微微理直气壮地说道:“微微,我们分手吧!我们都交往了一年多了,可是你却一直不让我碰你,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无法忍受你这样对我。”

郝良的话让郑微微冷笑了起来,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神色:“郝良,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像林安一样下贱才对?”

“你!”郑微微的话让沙发上的美人瞪起了眼睛,脸上露出了愠色。

“微微,我们真的不合适,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你太强势了,你总是以自己为中心,什么事情都要听你的。”

“OK,我明白了,还有呢?”郑微微苦笑了一下,她的眼睛里噙着泪水,仰起头不让眼泪流出来,郑微微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林安的面前这么狼狈哭的梨花带雨,让林安为抢走了郝良而产生报复的快意。

被郑微微这么一问,郝良忽然愣住了,他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貌似郑微微也没有什么别的毛病了,她除了不让自己碰和强势一点以外,她拥有着美貌和智慧,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没……没有了!”

这个时候,郑微微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直直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郝良:“好!郝良,既然今天你把话说出来了,也省得我麻烦了,我其实也想分手的,你这个人根本就不合适我,我觉得你和林安这样的人还是比较合适的,一样的没有品味一样的下贱!恶心!”

厌恶地瞪了郝良和林安一眼后,郑微微迅速地转身夺门而出,她输了人绝对不能输了气势,绝对不能让林安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和郝良在一起一年多了,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郝良却是郑微微的初恋,她很认真地对待这段感情,全心全意地付出,没想到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在洞房花烛夜给郝良一个完整的自己,难道这也有错吗?为什么就成了分手的理由了呢?

郑微微恨郝良,但是更恨林安,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从高中时期就开始抢自己的东西,虽然郑微微觉得自己的母亲和林安的父亲结婚,有些对不起林安和她的妈妈,但是后来郑微微了解到那是因为林安父母感情不和才会离婚的,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母亲的插足,所以最开始的那点愧疚感慢慢地消失了,郑微微觉得自己的母亲没有错,她的继父也没有错,难道那个男人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力了吗?而林安却难以释怀,她始终觉得是郑微微的母亲抢走了她的爸爸,所以才会对郑微微展开疯狂的报复。

来的时候天空就已经乌云密布了,这会等郑微微哭着跑出来的时候,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雨已经下了起来,而且越下越大。

狂奔在雨中的郑微微,脸上的泪水已经与雨水完美的融和了,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回到家里的当天晚上,郑微微就开始发高烧,清秀的小脸烧的厉害红的像猴屁股,吃了感冒药躺在床上晕晕乎乎的,失恋让郑微微心如刀割。

第二天,闺蜜唐小茹得知了这件事情,坐在床头的她看着郑微微生不如死的样子,她一时冲动差点就要拿刀去砍了林安和郝良那两个混蛋。

唐小茹就是这么的讲义气,所以她是郑微微最好的朋友。

“微微啊,你也不要难过了,天底下又不是只有郝良一个男人,何况他又长的不怎么样!”

“可是当初你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郝良长的还不错的吗?”

“哎呀,那个时候我眼睛不是做手术了吗?没看清楚嘛,现在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那个郝良简直就是一个王八蛋,猪八戒!”

将郝良痛骂了一百八十遍以后,唐小茹的心里舒坦了,可是郑微微仍然很心痛,毕竟是自己爱了一年多的初恋,何况两人曾经也有过甜蜜的时光,现在分手了怎么会不伤心。

“微微,不如等你感冒好了以后我们去旅游散散心去。”

“不想去!”郑微微心如死灰有气无力。

“去嘛!去嘛!我来定机票和酒店。”

经不住唐小茹的软磨硬泡,郑微微最后还是答应了。

两天后,两人托着行李箱出现在了机场里。

三个小时后,两人已经站在了T市的海边。

望着广阔无垠的大海,郑微微的心情豁然开朗了许多。

“微微,我们下去游泳吧!”唐小茹已经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泳装下了水。

郑微微看着她微微一笑:“不了,你自己去吧,我在这里吹吹海风就好了。”

本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只是对于郑微微这种心情灰暗的人来说,阳光明媚和乌云密布又有什么区别呢?

海风徐徐吹来,黑色的长发在微风中凌乱地飞舞着,郑微微的视线漫无目的地游荡着,这个时候,她的视线忽然落到了站在海边的一个男人的身上,距离很远看不清男人的模样,只能依稀看得出他的身材很棒,他的身上穿着一条四角短裤,光着上半身,小麦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耀眼夺目,那个男人和郑微微一样只是呆呆地站在海边遥望着茫茫大海,似乎心中充满了愁绪。

吹了一会海风,郑微微觉得头有些疼,她想先回酒店休息。

“小茹,我觉得不舒服,我先回酒店了。”

“嗯,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唐小茹微微一笑,转身向海里游去。

郑微微转身往酒店走去,可是刚走了没多远,她的身后竟然传来了唐小茹的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

郑微微闻声一脸惊恐地转过身去,却看见唐小茹竟然溺水了,她在海里惊慌失措地扑腾着,郑微微拔腿就向海边跑去:“小茹!小茹!”

等到郑微微跑到海边准备下水的时候,刚才站在岸边的那个男人竟然已经抢先一步“扑通”一声跳进了海里,在附近游泳的人也纷纷朝着唐小茹游了过去,等到众人七手八脚地将溺水的唐小茹救上岸的时候,刚才那个男人却不见了踪影,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郑微微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人见义勇为该不会就这么英年早逝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扑通”一声,有人跳进水里将刚在那个男人救了上来,这让郑微微顿时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唐小茹没什么大事,吐了几口海水就又活蹦乱跳了,刚才只不过是腿抽筋了而已。

郑微微转过头看着躺在一旁的男人,发现他长的不是一般的英俊,五官精致的如同上帝亲手操刀雕刻的一样,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身材健硕高大,他的身旁此时正坐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年轻男人,看样子把他救上岸费了很大的力气。

“凌风,我说你想死是不是?”男人喘着粗气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是!”躺在地上的陆凌风回答的很干脆,双眼充满了绝望苦楚。

“就因为何小颖?”

“是!如果小颖真的葬身在这里了,那么我就去陪她,我不能让她孤孤单单一个人。”

“凌风,你不要这么悲观绝望,也许只是失踪了,何小颖的尸体还没有被找到,也许很快她就会回来的。”身旁的男人试图安慰。

陆凌风苦笑了一下:“会吗?我真的会等到她回来的那一天吗?”

两人后面说的话郑微微听不清了,她扶着唐小茹站了起来朝着酒店走去,不过从男人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听出来,这也是一个为情所伤的男人,这让郑微微的心揪了起来,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