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血染浮生之剑灵

上架时间:2018-01-29

血染浮生之剑灵 已完结

血染浮生之剑灵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君怡 分类:穿越架空

武林传言:凤鸣,酷喜杀戮,饮人鲜血,收集天地之灵气。凡得此剑者,皆无生还,千年诅咒,世人无解,即为灵剑,亦为魔剑,亦正亦邪,由人心定。然,就是这么一把嗜血的魔剑,却引得江湖人世为之疯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几何时,江湖中流传出这么一段话,凤鸣,酷喜杀戮,饮人鲜血,收集天地之灵气。凡得此剑者,皆无生还,千年诅咒,世人无解,即为灵剑,亦为魔剑,亦正亦邪,由人心定。而剑鞘中,据说还藏着一套神秘剑谱,传说得此剑谱,方能夺得天下,这一句传言,令天下群豪展开了一场因贪欲而起的江湖纷争,一时间,江湖色变,风起云涌,只为号令天下,做那武林至尊!

穿越,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沈碧霞身上。由于一场感冒,她来到了这个异世界,当得知是古代的世界,她本懒人一枚,便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里,做起了她的米虫,只是怎么来的,却是一笔糊涂账。

沈碧霞想着自己那日只是狠狠的睡了一觉,耳边便听到一个温柔的女声说道:“大哥,我没能为你白家生个儿子,你不生气么?”

一直秉持着女尊男卑的她,一听就火了,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呢,女儿更贴心好不好!她想说话,但是周公一个劲的缠着她,要和她约会,正好她也懒的起来,便迷迷糊糊得听着两人的对话,差点又进入梦乡。

正要睡着时,一个豪爽的男声差点把她吓醒了,只听他宏亮的道:“娘子说得什么话,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比儿子更贴心呢,我只喜欢女孩子,你看咱这个小女娃,出生不过四五天的时间,可脸色白嫩无比,一双大眼晶莹似水,一看就是个小美人,继承了娘子你的美貌!我疼她还来不及呢!”

沈碧霞心想:“这个男人才真像个男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称呼吗,什么娘子娘子的,演电视剧吗?”

温柔女声道:“这么个乱世,一个女孩子在漂亮点,我真怕她红颜薄命,这么个乱世,女孩只怕更不好生存,但是这孩儿一看就是个聪慧的孩儿,我想我们家离海及进,不如咱们便做条船,在水上生活如何,接触一下各路侠士,也能让孩儿多见识一下!”

沈碧霞只听的蹊跷,早没了睡意,刚想伸手,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这一下她惊恐万分,才发现自己一直被人抱在怀里。她立起两耳听父母谈话,越听越心惊,在听得武林至尊啊,魔剑凤鸣啊,她一翻白眼,好好的现代人不做,却偏偏穿越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是无语问苍天了。

而且一般的穿越女主,不都是在唐朝,要不就是康乾盛世看帅哥,在不然就是网球王子里的帅哥也是一把一把滴,可是到了她这里怎就到了个连朝代都不知是哪个朝代的江湖世界了呢,她在心里愤愤的念着。这里也没有什么她知道的帅哥才子之类的,天要亡她啊!她在心里大叫!

就这样,不管她如何不开心,木已成舟,沈碧霞又极为懒惰,能偷懒就偷懒,她很少去打听江湖之事,只是在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跑车豪宅的古代里,开始了她无聊的吃了睡,睡了吃的婴儿生活!

沈碧霞每天郁闷的想:“这该死的婴儿穿,什么都吃不成,喝奶喝得她都快吐了。还有谁说在说婴儿穿好我和谁急。沈碧霞在心里把穿越老祖骂了个遍!

在沈碧霞极度的怨念中,她的一岁就这样过完了!她的爹爹秦风,为了让她和娘亲过过日子,终于在一条看似不错的江湖河畔做了一条非常好的小船,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秦风将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他仗着自己曾经有点功夫底子,不辞辛苦的来回送往客人,在这么个江湖纷争的年代,居然还捞了不少银子,还听了不少江湖之事,他们一家的小日子还算可以。

在沈碧霞一岁半的时候,开口说话了,走路也稳当多了。父母看她自懂人事以后,一言一行像个小大人,一点也没有小孩子的模样,觉得她聪明伶俐,她的母亲便给她起了个秦双双的普通渔家女的名字,她自己倒还是很喜欢。

然就在秦双双三岁时,她的娘亲因为得了疾病,临死前拉着她和爹爹的手道:“相公,咱家的日子眼看着就要好起来,可是我却不行了,我只放心不下双双这个女儿,我们家想当初也是有名的世家,到如今我还藏着我爹爹传给我的《修罗剑谱》,而这本神秘的剑谱,便是那凤鸣宝剑的剑鞘里藏得的剑谱,世人都以为这本剑谱可以号令天下,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只是魔教的一个阴谋,因为魔教想借着这个阴谋,好教武林人士抢夺这把宝剑,他却可以从中坐收那渔翁之利,好不歹毒。

我家虽是世家,可是到底只因我爹仅我一个女娃,他便无心将武功发扬光大,只是在当初夺得凤鸣宝剑之时,发现了剑鞘里的剑谱,爹爹怕世人在打宝剑注意,便将剑谱取出,交付于我好生保管,宝剑却不知了去向。可是那可恨的诅咒,却没能避免,爹爹终是死于凤鸣剑的诅咒之下。只是可恨当时我只顾贪玩,没好好学,以致浪费了这么好的剑谱。咳咳,大哥,你是会一点武功的侠义之士,我只希望你能将这里的功夫传于咱们双双,那我,死而无憾了。”

秦风早就知道这本剑谱,但是他却不贪图这里的功夫,从来也不曾过问她娘子娘家的事情。他娘子感激他是个侠士,便央求他将剑谱传给女儿,以便日后可以自保。

他娘子气息若游的又道:“大哥,你也可以学这上的功夫,这样能够更好的保护咱们的女儿。”交代完这些,她便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陡留父女二人呆若木鸡,放声大哭起来。

双双呆呆的看着娘的尸体,过了好一会,才在爹的怀里大哭起来,秦风却早就哭得红了眼,当下忍着心痛把娘子葬了,从此,父女两在黄海河畔相依为命靠划船送客度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