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蜜宠无限:陆少请多指教

上架时间:2020-06-15

蜜宠无限:陆少请多指教 连载中

蜜宠无限:陆少请多指教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惜月 分类:总裁豪门

意外失身,惹上A市最矜贵的男人。 人前,他是男友的小舅,商业霸主,聪明睿智,杀伐决断。 人后,他逼她至极,强势的索要她身心,引诱她步步沦陷。 在这场禁忌的角逐中,夏晴天避无可避。 直到她被推到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曾经说最爱她的男友冷眼旁观,只有那个她唯恐避之的男人救她于水火。 陆止礼捏着她下颚,凉薄的眸里透着三分温度:“晴天,还敢逃离我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酒店走廊上,夏晴天扶着墙,步伐踉跄推开一扇门。

下一秒支撑不住下滑,瘫坐在地毯上。

门外传来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那贱丫头中了我的药走不远,给我一间一间仔细的搜。”

很快脚步声离去,她刚要松口气,突然门外有了动静。

夏晴天心脏骤跳,强撑意识起身步步后退,莹白湿濡的手心已攥出圆润的指甲印。

“滴——”的一声门被人推开,一道挺拔的身影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光影下,夏晴天清晰的看清男人的五官,剑眉星目,刀刻斧凿,轮廓分明,气势凌人。

她不知危险逼近,只庆幸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满肚肥肠的陈友钱。

“谁送你来的?”脖颈瞬间被掐住,凌冽的气息让人胆颤。

夏晴天此刻药效上涌,全身火热,脖颈被掐住,清凉触碰,窒息感让她瞬间丧失理智。

莹白的手臂慌乱攀上男人的手臂,“求求你,帮帮我……”

特属女孩的娇软声音透着一丝羸弱的无助,让一向不近女色的陆止礼瞬间有些异样的感觉,手上的力道不自觉松懈了几分。

卧室里,光线昏暗。

陆止礼黑眸半眯,盯着女孩的秀气的脸蛋,白皙的肌肤上透着不正常的红晕,唇红齿白,异常娇艳。

被下了药?

这世上有不少女人费尽心机想要爬他的床,更有大把人往他身边塞人,今日他临时定的酒店,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在这里,偏偏这女人出现在他的房间!

不等他细想,莹白的手已经不规矩的落在他的胸口。

“救救我,好难受……”

陈友钱为了逼她乖乖就范,可是下了猛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根本就招架不了。

陆止礼垂眸,盯着她看了片刻,看模样也就十六七八岁的样子,水水嫩嫩,如同待苞而放的花骨朵。

娇软,惹人怜爱。

陆止礼按住她的手掌,“成年了吗?”

“求你,帮我……”

此刻的夏晴天已经彻底丧失清醒的意识,只觉得置身于岩浆火炉之中,只差那一点就要爆裂而亡,而面前的男人是她唯一能求助的人。

陆止礼被她‘折磨’到没了耐心,手指收力掐上她下颚,“问你话呢!成年了吗?”

巨大的疼痛让夏晴天丧失意识片刻的回拢,她睁着迷离的杏眸,咬唇道,“我……我二十了!”

天旋地转,夏晴天瞬间被强势压倒……

……

翌日,当阳光透过窗幔悄然落在凌乱的大床上。

夏晴天动了动纤长的羽睫,杏仁似漂亮的眼眸随后睁开。

脑袋昏昏沉沉,思绪归拢,她猛地坐起,因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疼的龇牙咧嘴,脸色惨白!

混乱的画面,撕裂的疼痛,无时不刻提醒昨天发生了什么!

上个星期,夏振迪投资失败,导致夏氏濒临破产,为了填补漏洞,继母魏丽华千方百计说动他父亲夏振迪,让她来跟投资商陈友钱相亲,那陈友钱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猥琐男,满脑肥肠,看着她眼神毫不掩饰,恨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她当时就想要离开,可魏丽华哄骗她喝下一杯茶,就找了个借口离开。

等她察觉到不对劲时,用尽全力才从陈友钱房间脱身。

却不想……

她僵硬的转动脖颈,入目的事男人强而有力的脊背,想到昨天……夏晴天腿下意识的抖了抖。

几乎是慌不则乱的套上衣服,择路而逃!

门合上瞬间,陆止礼睁开眼,眸光清明锐利。

夏晴天打车回到家,刚入客厅,沙发上魏丽华跟夏振迪早已等待她多时。

“晴天,你过来!”夏振迪此刻脸色难看,恨不得要掐死她!

“爸。”

“你别叫我爸,我没有你这种女儿,说!你昨天一夜未归,到底去了哪?”

“我……”

不等她解释,夏振迪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气急败坏,“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的好事,要不是你昨天逃跑,今天陈老板三百万资金就已经到位了!”

“爸,我才二十,那个陈友钱已经四十出头了,我是您亲生女儿,您忘记您当初怎么答应妈妈的吗?”

当年她母亲去世,她不过才八岁,没过两年,夏振迪就迎娶了魏丽华,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得到半点父爱,好在经济,吃穿上面他没有苛刻过,她一直以为夏振迪是爱她的,可如今看来,她这个女儿甚至都不值三百万。

还真是可悲!

提起已故的妻子,夏振迪微微有点动容,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怀念跟不忍。

“晴天……”

魏丽华看他有软下来趋势,连忙起身,“晴天,你要是不愿意可是提前跟我们说啊,你看现在惹恼了陈老板,谁给夏氏投资?”

“你爸爸经营夏氏本里就不容易,再说了,这公司当初可是你爸爸跟你妈妈一起创办的,你就忍心看它破产?”

“我觉得陈老板就年纪大点,但年纪大贵在会疼人啊,而且他跟我强调说喜欢你,要不你去跟陈老板道个歉,说不定他还会回心转……”

“魏姨!”夏晴天双眼通红打断她,“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但我一直把你当长辈尊敬你,那个陈老板比我大一轮,如果换作是夏薇尔,你会让她嫁给陈友钱吗?”

夏薇尔是魏丽华的亲生女儿,比她小两岁,上个月才刚满十八岁。

从出生那一刻,就成了家里的娇娇宠。

父爱,母爱,夏薇尔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遥不可及的奢望。

夏晴天一直觉得只要她足够的乖巧一些,魏丽华会对她好一点,夏振迪会关注到她的存在。

可这只不过是她的虚妄。

“夏晴天,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竟然想让我嫁给一个老男人!”尖锐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脚步踢踏靠近,一股蛮劲落在她后背。

夏晴天昨夜被狂风暴雨的摧残了一夜,浑身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头也眩晕,被夏薇尔这么一推,脚步虚弱,整个人摔倒在地,脑门磕到地板,剧痛伴随着液体从脑门上流下来。

“薇尔,你这是干什么!!”夏振迪脸色不悦的呵斥。

“振迪,薇尔不是有意的,”魏丽华朝着夏薇尔使了个眼色。

夏薇尔挤出两滴眼泪,梨花带雨指控,“爸,我真的没用多大的力气,她……她肯定是故意装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