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长安劫

上架时间:2020-05-29

长安劫 已完结

长安劫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南音 分类:穿越架空

我只想着有一日,能够像一个平常的女子那般,罗裙朱钗理云鬓,对镜梳妆贴花钿,把所有美好的都捧到你的眼前,看你动容欢欣,看你笑意盎然,陪着你看那朝霞满天、夕阳西下,陪着你走过秋冬春夏、风霜雨雪…… 可是,这世间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想得、说得,却做不得。红尘走一遭,是非恩怨了,当所有的过往都一一化作云烟时,方才回头看见,你依旧还在原地等我。突然间明白,有些事情,不想,不说,不做,却依旧还会在那里。 至此,大梦归兮,吾心安处,唯君一人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离,玄龙王朝,以龙姓为尊,檀氏一族世代为君王效力,使江山代代出君王,贤明声誉之下,周边五国及其他附属小国无不臣服叩拜行君臣之礼。唯独到昌和二年,新君龙朝子九岁刚刚登基上位,北漠大军压境。

檀氏嫡出长女檀秋落请缨出征,一走便是七年。七年来战绩累累,军功赫赫,一时名声大热,被帝君亲封“护国将军”,并加封长公主,此后,人称“护国长公主殿下”,遂,无人再记得其名。

七年后,护国长公主殿下班师回朝,上缴兵符,从容而退,只一旁协助帝君内抚流民,施行新政。直至昌和二十一年,北漠联合西藩再攻东离边境,帝与长公主各自领兵,御驾亲征,那时长公主方才与驸马安瑾成婚半年。

此一去却是不料,护国长公主被奸人所害,无故失踪六年,再次出现时却是奄奄一息,伤痕累累,却舍命在沙场护帝一命,此后,檀氏一族在玄龙王朝享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又两年,西藩再攻,帝因痛失一子而大病,遂再封长公主为“护国天佑大将军”,命安瑾为副将随侍左右,率二十万大军赶赴边境。夫妻二人同心厮杀敌场,连连取胜,只一年便将西藩杀的元气大伤,此后再不敢来犯东离。

一年之后大军回朝,胜果累累,帝大喜,亲赴城门相迎,不料等来的,却是全军缟素,灵柩一尊。

帝大恸,百姓之前痛哭大呼“王朝此后再无人敢犯,吾姐却再无福安之于世”,追封护国长公主殿下为“孝安懿德长公主”,以皇室嫡出长公主之礼迁入陵墓,尊檀氏一族为皇室异姓王,号“檀王”。

而就在玄龙王朝满朝素服之际,却是有人禀告长公主于苦寒边境之地育有一女,安瑾副将在半途之中失踪,只余下一封书信交由帝君。帝君展信而阅,遂泪流满面,封安家家主为安国公,享世袭爵位,亲手烧毁书信,此后再不言一字一语。

另,为祭孝安懿德长公主在天之灵,此后玄龙王朝女子与男子享同等地位,胸怀大志之女子亦可入朝为官,并于皇室学堂内另单独设立梧桐书院,意寓“秋落梧桐”,以此缅怀孝安懿德长公主。

岁月辗转流逝,一转眼便已是整整十六年……

***NAN***

本就是清明时分,灰蒙蒙的天空遮住了阳光,沉沉的压在心头,细细的雨丝若有若无的飘下来,像是谁断断续续留下的眼泪,那一片灰蒙蒙的山一眼看去全是一桩桩灰白的碑,仿佛聚集了所有的悲,一踏入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灰白的墓碑之前,女子一袭黑色的烟罗裙垂及脚踝,披着银黑色的大氅,长发随意的束在身后,在空气里轻轻的飞扬,露出女子微微消瘦的下巴漆黑的瞳孔里折射出骇人的冷光,眉心轻描了一朵黑莲,衬得她的面容几分冷冽的妖娆,而她的视线却久久的落在墓碑上,慢慢的眼中就溢出了悲伤。

灰白的碑上,只孤零零的刻着几个字——“已故乔氏嫡女乔若素之墓”,右下角不知被谁刻了一株玉兰,盈盈的绽放开来,自成姿态。她的名字,像极了她的性子,安之若素,处之泰然,不论遇事如何,总能够波澜不惊。

女子慢慢的跪下来,伸手轻轻的拂过那几个字,石碑的触感让她的指尖微微的刺痛,冷漠的眼神里慢慢融化了冰雪,不知是想起了什么,骤然之间低下头,掩着嘴泣不成声。

她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当年素素没有回来,她们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那些秘密是不是能够永远的成为秘密?她是不是会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简单的生活,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她也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当年她不曾和那个人在一起,素素是不是就会被上天眷顾着幸福的活下去,她们六个人会不会永远的想初见那般豆蔻年华?她会不会依旧活在甜蜜安然的谎言里,安稳的岁月静好一辈子……

如果,一切都不曾开始过,她们,或许还只是平静的生活着,想笑的时候就放声的笑,想哭的时候就放肆的哭,毫无顾忌、毫无顾虑,那样该有多好……

可是,世间哪里来的那么多如果?那些曾甜蜜过、美好过、温馨过的时光,却也悲伤过、哭泣过、崩溃过的日子,是她安之珞永远都回不去的,也永远无法再奢求的。

她说:“江湖儿女,只讲情义,不言其他。”于是,就为了她操心了一辈子。

素素……

这个名字镌刻在心脏上,安之珞每每想起都只能是无声的泪流满面。

那些已然过去的在她的记忆里一遍遍的回放,不断的提醒着她曾经所拥有过的美好,也不断的提醒着她如今全然失去的那些美好。她曾以为自己很幸福,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切,可是到最后,一切都只是梦一场。

她重视的人,与她阴阳相隔;

重视她的人,为她命丧黄泉;

她爱的人,却是求而不得;

爱她的人,亲手将她推入地狱;

她恨的人,一个个死在她的手里

恨她的人,临终诅咒她不得好死……

现在,她除了满手的血腥、满身的杀戮,还剩下了什么?什么都没有了。友情,昔日的姐妹接连远她而去;亲情,多年的家人朝夕间视她如敌;爱情……呵,她这样的人,都还有什么资格去奢求爱情?

安之珞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抬手胡乱的擦干脸上的泪痕,再睁眼时便再不复方才感伤的模样,听着身后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安之珞嘴角微微一样,眼中隐去伤痛的痕迹,一抹冷冽的幽光顿时占据整片眼底,银黑色的大氅骤然被风吹起,她的背影忽然间有些萧条。

“之珞……你也来了。”

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女音,安之珞缓缓转过身,看着站在她不远处的三个少女,她们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不曾有过分毫的改变,站在中间的那个娇小的少女面色有些苍白,但是看着她的视线却是冰冷冷的,眼底说不上是怨恨还是不忍,挣扎着,化成了一道复杂的无奈。

安之珞紧抿着嘴角,视线略略扫过最右边的人,曾经帅气的少女如今依旧帅气,一身骑装英姿飒爽,此时正撑着一把油纸伞为身侧的少女挡去雨丝。当日,她的话还在耳边回荡,清晰的仿若昨日——

“安之珞,你的手上沾了那么多的鲜血,你的背上负了那么多条人命,你有什么资格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哥哥?!你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训斥我?!该下地狱的人,不应该是你吗?!”

是啊,她是该下地狱去的……

安之珞眼神微微一晃,在少女投来视线的前一秒移开自己的视线,转而看向了方才开口的少女,只见她手捧着一束纯白的玉兰,一袭白裙翩然如雪,轻挽起的长发垂下一支蔚蓝的蝴蝶步摇,清雅绝丽,一如记忆里的她。

微微一笑,安之珞对着她点头:“嗯,今日难得有空,所以就过来看看。”

明月如看着安之珞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明明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和她说,可是在肚子里辗转几番,最后只化成了一句叹息:“之珞,你瘦了很多,最近很累吗?”

“还好。”安之珞浅笑点头,这样的动作像极了当年的乔若素。退开一步,安之珞从明月如的身边越过,“我还有事,先走了……”

“之珞!”明月如伸手拉住她的手腕,眼中水光波动,压抑了许久的话终究还是颤抖着说出了口,“之珞,回来吧,我们……都很想你。”

回答她的,是安之珞长久的沉默。

抬起头,灰蒙蒙的天空像是终于托不住倾盆的大雨,细细密密的雨漏出云层飘荡在天地之间,雨不知不觉间就大了,空气里渐渐的溢出冰凉的气息。这样的天气不知怎的忽然让安之珞想起了那个微凉的清晨,视线渐渐的有些模糊,记忆翻涌在胸膛里,酸涩在鼻尖聚集,可是干涩的眼角却像是哭干了一般怎么也流不出眼泪。

“回不去了……”

安之珞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这么说,然后,握着她手腕的力道猛地一顿,而后渐渐的便松开了去,手臂自由落体般的垂回到身侧,安之珞的声音像是在喉咙里哽了又哽,才又接着说出下一句话来——

“从素素死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她曾经那样信誓旦旦的相信着,不论以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自己也绝对不会变。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她们六个人当中,谁都没有变,唯独她一人——

变得面目全非。

时光的齿轮在飞快的倒退回拨,倒转回到两年前,那个时候一切的一切都看似那样的温暖。她好不容易踏出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生活正在一步步的回到原来的轨道,她满心欢喜的等待素素的归来。

可又有谁曾想到过,乔若素的归来,不仅成了她们相识的契机,更是成为了一切噩梦的开始,玄龙王朝,甚至是整个东离,都因此而陷入了巨大的阴谋沼泽之中。

记忆的回溯,时间倒退回昌和四十四年,一切都才刚刚开始的那个时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