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爱在伤花重开时

上架时间:2018-02-28

爱在伤花重开时 已完结

爱在伤花重开时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金如意 分类:都市言情

《李柔篇》我为了偿还亡父赌徒欠下的巨大债务,连续两次下海到夜总会捞钱,错把恋情当成了爱情,先后三段感情的洗礼都是伤害,荆棘中重新振作首先要认真爱自己。 〈张雅若篇〉 我做过无数次灰姑娘的梦,也希望我遇见的男人都是王子,就算不是也要差不多是。 在我遇到成钢那年我十八岁,我很想嫁给他,他说:“我可以疼你,但不一定娶你。” 成导英俊气度不凡,终于让我逮到机会发现他老婆外遇了,我使劲用心塑造自己多年就是想很体面地嫁给他,可他说:“我心累了,能等我么?雅若。” ***海外职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李柔, 名字是上学第一天老师取的,柔能克刚的意思.

我在一间名叫紫爵的俱乐部当经理人,我还拍过电影当过演员,这里俱乐部的富豪恩客们称呼我为“千面女爵”,而我是所有俱乐部小姐们的大统领。

在这以前,我住在华岛的高山上, 从来没有体会过大山以外的世界. 我爸是在工地打零工的不稳定收入者。

我爸一直是赌博加酗酒, 赌博输了就是不停地打我妈从来不把我妈当人看.因为我妈是印度尼西亚的女孩,经过劳务中介的牵线嫁来的,他们的婚姻简单的等同买卖一场.

我妈在我成长到十八岁的年月里算是受尽了煎熬, 就是那天,我爸酗酒过度心肌梗塞发作从工地的鹰架掉下来死了,我们母女才得以解脱惊恐的日子.

我和我妈坐火车到达我们从来也没有来过的北城市,我妈不会写中文只能去找佣人的工作,房租比较贵我们日子过的很勉强.

我妈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是经常的事, 常常累的骑车到巷子口上,就扶着墙沿着简陋的楼梯进来铁皮建的小阁楼套间里。

这天,她把雇主不吃的饭菜包回来放在桌子上,还没有等我吃她就一直不停的抓痒, 我上前掀开她衣服发现她全身红肿,体无完肤.

“妈!”我尖利地嚎啕大哭起来。

“他死了你原来的凄苦不是解脱了吗?”

“我的乖女儿,妈还好,就是雇主的两个小孩都要照看再加上做饭,我就忙到没有时间洗澡换衣服啊。”

我妈已经习惯了苦日子也委屈到麻木了,她这样还能笑着和我说话,我心里鲜血却一直在滴。

我妈浑身严重荨麻疹在抹完一管药膏以后逐渐痊愈了,我环顾四周发现,像我们母女这样穷苦的底层人在北城市,都是住这种违章加盖的铁皮屋子。如果在亚热带的华岛,一天不洗澡三次,这闷热铁皮屋住着是一定会浑身长湿疹的。

我们母女这么善良勤劳,为什么非要住在这样破败的地方?

我鼓起勇气向住我楼下的女人借了一件连衣裙去应聘服装专柜的工作,在我得到了这份工作的时候,衣服就还给了人家,结果衰运气也随之降临到我身上。

“一定是你偷了那里的三件衣服对不对?因为你昨天穿的衣服一看就不是你自己的,你营养不良瘦的跟僵尸一样,昨天的裙子明明就是给身材有肉丰满的女人作的。你还有什么话说的?”

那个专柜的店长明摆着就是嫌弃我穿的寒酸,直接把我开除了。

做了一天的白工我不敢回家让我妈看见我失望而归,我站在购物中心大厦周围徘徊。

华灯初上,我茫然中夹杂着熄灭的自信心,瞥见一个小巧身影依偎在衰老却衣服华丽老男人身边的少女。

从我的角度审视,她矮小皮肤黑,按说没有我中看,却穿的衣服质感好就耐看的像个富有千金。

今天服装专柜的遭遇给我上了一节课,穿着得体就会得到重视,我羡慕地目光却引来那个少女回敬的鄙夷。

我仔细跟着他们一对老少,发现他们是从隔壁大厦的一个雅致的练歌坊出来的,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是什么地方。

“哎呀,你怎么来了这里的?”一个女人在灯光迷幻我看不清楚她脸的的地方招呼着我。

我踯躅的脚步因为我破旧球鞋不敢往里面再走,别有洞天的练歌坊第二道门口站着我借过衣服的女人,她竟然在这里工作。

“我,我出来找工作,没有找到。”

我在这灯光幽暗的空间里不用掩饰我寒酸的穿着,说话也坦率利落了不少。

“太好了!我这里正好就有个不错的主儿介绍给你呢,林福生,快来找一套制服给我这妹子换上。”

我楼下的女人妖娆地把我带到一间休息室内,简单白色衣橱敞开里面整齐挂满大红色和金色镶边上半身紧身,下半身蓬蓬纱的礼服。

她很快找好合适我尺寸的一件让我换上,此刻我的头脑闪烁灰姑娘即将坐上南瓜马车迎向高贵王子的瞬间画面,那女人仿佛就是善良女巫的化身,让我此刻毫无防备。

只是很奇怪我一穿上这美丽衣裳就头有些眩晕,被那女人连拉带扯的拽出去神志已经虚幻而脚步机械了,恍惚中进了一间华丽昏暗的房间被推搡到了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身边。

醒来时候我披头散发,上衣被撕烂好几处,镜子里面嘴角淤血出现。

那满脸横肉男过来劈头盖脸揍了我一顿就把脚踩向我,我踉跄着倒下,他的肥脚就狠狠踩在我的头颅上闷疼闷疼的。

“我草你妈,这个巧如给我说的是水灵灵的,怎么就给老子弄来个瘦巴巴的雏儿还是没有开过苞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长这么大没有被人打成这样,只有流泪不敢出声音,等他的脚从我头上移动开了,我还是大气不敢出。

终于听见他说:“滚!”

我拖着几经麻痹的肢体爬出来那个昏暗的走廊,还要注意有没有人把我再度抓回去,一面爬一面警惕着,好在没人看着门口。

夜色深沉的大厦外面行人很少了,我的肢体终于在我活动了几下后恢复了一个人的样子,不再动物一样爬行。

我干脆狂跑了一段路蹲在街心花园的边缘大哭起来,哭够了走下地铁通道奋力赶上最后一班深夜的车。

车厢里面冰冷异常只有零星几个人,也许人们才刚刚下班太累不愿意多注意旁人,我狼狈的衣着好像一个小丑根本没有人会注视我,也让我自在放松了片刻。

到达终点站我走到住家附近的巷子口就看见我妈,她冷着脸等我走近了就用扫把狠狠地抽我,还骂我:“你这个孩子,你不应该啊!你借了人家衣服还把衣服弄成这样。”

她是忠实的女穆斯林,说话骂人都很小声,我被她打完回到铁皮搭建的阁楼里看见几个纸箱里面装满物品,都是我们的。

“李柔,我们明天要搬家了。”

“搬家?搬去哪里?为什么?”

“搬去垃圾场,因为巧如小姐她不租房子给我们住了啊,你穿坏了她的衣服。”

“原来她叫巧如,我去找她去。”

我从纸箱里面找出来一套完整的衣服,就下楼去了那个女人的门口,按下电铃很快那个叫巧如的女人站在门口把我拉了进去她的屋子。

她的屋子陈旧宽敞,还蓝色描花瓷砖贴满了地,红木高大酒柜立在客厅。巧如踩着绣花拖鞋,扭动着腰肢的样子像一个华丽羽毛的鹅,进去卧室在她蕾丝饰边的长睡衣外罩了一件同色的外套,这样她的宏伟胸前就不会肆意外露了。

对于我们母女,她始终笑的很温和,款款走去冰箱里面拿出来两瓶原味芒果汁用她胖手亲自打开盖子送到我们手上。

她坐在靠近我座位的椅子上,对我妈说:“阿月,你会苦尽甘来的,有女儿就是福气。”

她那会说话的眼睛瞅着我妈没有脾气了,嘴角弧度更幽深,眼睛神色收敛过转过头欣赏地望着我。

“你有没有怎么样啊?我当时没有看见你就回来找你了,来我这里有药膏给你擦。”

我承认我们母女都是棉花做的,巧如这么说话就把我一腔愤怒给浇熄了,她仔细地用棉花棒为我擦药,我有很多质问的话要问她,结果就只问了一句。

“那,你要让我们搬家么?”

“傻柔儿,我那是等你等的焦急胡乱对你妈说的,我们不说这个了,你没有让那个胖子得手真不简单啊。”

她停下来满脸堆笑拉开一段距离打量着我说:“明天我带你去一个高级的地方吧,那里光坐着给人倒酒就能有千元的小费可以拿,你去么?”

“我去!”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她,我被钱的数字吸引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