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驼崖剑影:乖巧郡主野山贼

上架时间:2018-08-30

驼崖剑影:乖巧郡主野山贼 已完结

驼崖剑影:乖巧郡主野山贼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老丁 分类:穿越架空

龙天镖局镖师贯丘雄押运的一趟镖在途经驼崖山的时候,被山大王狞虎大王罗虎罡抢劫一空,深有十三王府背景的龙天镖局深感羞辱,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与罗虎罡有着深仇大恨的六王爷风闻此事,采用其幕僚钱八卦的谋略,使出一招“借刀杀人”,欲借十三王爷之手剿平驼崖山。 双拳难敌四手,罗虎罡战败自刎身亡。战乱之中,贯丘雄对罗虎罡的幼子不忍痛下杀手,收养于镖局之内,取名寿儿,并收其为徒。多年以后,贯丘雄的儿子贯恒与寿儿同时喜欢上了六王爷家的千金慕柔。逐渐知晓身世的寿儿将作出怎样的选择?一场爱恨情仇的演绎即将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葱葱郁郁的驼崖山在夜色的掩盖下,显得更加幽深,更加深不可测。一阵夜风吹过,在黑暗中隐隐地能够看到高大树木轻轻摇动的影子。

五辆镖车正要在此时穿过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地带。

大镖师贯丘雄已经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次这样的毛骨悚然,但一次次都是有惊无险,顺利通过。这首先要归功于镖局的名气。龙天镖局在江湖上可是大名鼎鼎的镖局,镖师们精湛的武艺让绿林人物不敢对他们的镖心生歹意。

贯丘雄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钢刀,眼神不断地探索着周围的一切,哪怕是一点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和嗅觉。

风还在呼呼地叫,镖车陆陆续续进山了。

这不是唯一通往目的地的路,但是为了赶时间,大镖师贯丘雄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走这条路。

“师兄,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一下了,已经走了一天的路了,兄弟们已经很累了,歇歇吧?”贯丘雄的师弟褚阿玄小声地说——他一直走在大师兄的身边。

“不行!我们一定要在子时之前穿过这座山,我看这座山有点怪异,说不定我们会遇到危险。给下面传下去,速速前进!”贯丘雄说的很坚决,不容有半点的反驳。

褚阿玄低了低头,无奈地往后面走去传大师兄的命令。

贯丘雄不让兄弟们休息的想法是有道理的。第一,深夜赶路,困倦难免。倘若让兄弟们休息下来,或多或少地会有人会撑不住困倦而睡着,而这时候睡着了,是最难叫醒的,即便是醒了,赶路的精神也不存在了。第二,驼崖山一直是绿林人物出没的地带,有过多少镖局在这座山里丢了镖,又有多少镖局的人死在了这座山里。处于对镖的安全考虑,更处于对兄弟们性命安全的考虑,贯丘雄做出了不休息,反而加速前进的决定。要知道,当贯丘雄看到弟兄们疲惫不堪的脚步,还在继续地奋力前进的时候,他心里何止不想让弟兄们停下来休息休息。

“兄弟们,前面不远处就出山了。等过了这座山,我们好好地喝上几坛!”他贯丘雄清楚地知道,没有什么能比随车携带的酒更能让弟兄们来精神了。

“好!好!加紧赶路!到时候,我开第一坛!”

“想到酒,我都流口水了!哈哈!赶路喽!”

“……”

弟兄们的积极相应,另贯丘雄感动,于是更加提高了警惕。

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碰上麻烦了!

“嗖!嗖!嗖!”几支冷箭不知道在哪里射了过来。几个兄弟被射中,痛苦地大叫一声,倒地不起。

贯丘雄一看,瞬间他的钢刀已经抽出刀鞘,用力地拿在手中。

“弟兄们,不要慌!注意隐蔽!”贯丘雄边指挥着兄弟们自卫,边留意着冷箭射来的方向,边用手中的刀挡开射向自己的冷箭。

几支冷箭射完以后,却没了动静。

驼崖山再次陷入了沉寂,死一样的渗人。

贯丘雄再次催促队伍加速前进,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自己的镖遇上了埋伏!

三声梆子声响起,“杀呀,杀呀……”一时间,埋伏四起,百余人朝着镖车杀奔过来。

镖局的人尽管是日日习武,勤于锻炼,但是对方的人手太多,同样的训练有素。不多长时间,镖局的人死伤遍地,血流成河。从他们厮杀的凶狠程度来看,这趟镖他们是要定了!

贯丘雄已经杀的筋疲力尽,却依旧在战阵中厮杀。褚阿玄也已经顶不住,在厮杀中向大师兄大喊:“大师兄,我们逃吧,不然我们也会没命了的!”

“镖在,人在;镖丢,人亡。你忘了师父是怎么教我们的了吗?”

“大师兄!留得青山在……”

“阿玄,不要再说了!战死不逃!”贯丘雄说完话,被划伤了右臂,险些丢掉手中的刀。

或许是贯丘雄宁死不逃的气概,或许是身处你死我亡的战斗,也或者是想起师父多年的教诲,褚阿玄充满了力量,麻利地将大刀向敌兵头山砍去,敌兵一个个应声倒地。

事情的进展在悄悄地发生着扭转。保这趟镖的人已经只剩下了贯丘雄和褚阿玄师兄弟二人,但是二人战阵中厮杀的越加勇猛。

从战事一起,一直到战事即将结束,一直有一个彪形大汉站在附近的山岗上观战,手中紧握宝刀一口。在夜色中,隐隐能看到他浓密的络腮胡。贯丘雄从战阵中看的清楚,心里也十分了然:此人必是山贼之首!

彪形大汉见自己的喽罗兵一个个倒下,声声惨叫甚是刺耳。彪形大汉不忍再看,从山岗上直接跳入战阵,只取贯丘雄,与这位身经百战的大镖师战在一处。

棋逢对手,将遇良材。

战过七八十合,不分胜负。

褚阿玄想要过来助战,但周围的喽罗兵哪肯让出道路?

贯丘雄料到,就这样战下去,即使站到天明,也难以与分出雌雄。彪形大汉心中何尝不知!

打斗中的彪形大汉突然一转身,跳出战阵。冲着所剩的十余个喽罗兵喊道:“你们抢着镖车先走,这里交给我了!”

喽罗兵早已经战的筋疲力尽,要是继续战下去,必然敌不过褚阿玄,迟早会死于他的钢刀之下。此时听到彪形大汉的命令,像是收到了特赦令一样,三三两两推起五辆镖车,推开倒在镖车上的尸体,玩命地要向山林深处逃跑。

贯丘雄和褚阿玄哪里肯放过,朝着喽罗兵杀奔过来。彪形大汉同样跳过来,挡住二位英勇善战的师兄弟。贯丘雄一心要抢回镖车,挡开彪形大汉的大刀,要朝着喽罗兵逃跑的方向追去。

彪形大汉哪里肯让?奋力敌住二人。

抢了镖车的喽罗兵,与其说是抢镖回寨,不如说是在逃命,推着镖车不久便没了踪迹。

贯丘雄感觉着镖车远去,内心急火攻心,渐渐在刀法上失去了方寸。好在有褚阿玄助战,才不至于过于落得下风。

阵中三将,体力都在渐渐地耗尽。

彪形大汉估计着喽罗兵逃跑后的时间,估计现在已经顺利进了山寨,便无心恋战。于是跳出战阵,冲着贯丘雄喊道:“阁下是位好汉,容改日较量,告辞!”说完,朝着远处深林跑去。

“贼人休走,还我镖车!”贯丘雄与褚阿玄紧紧在身后追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