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此生不再相见

上架时间:2018-08-30

此生不再相见 已完结

此生不再相见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轩燕 分类:都市言情

未婚怀孕被迫辍学是最痛苦的吗?不是,是当你以为自己即将拥有一个新生命的时候,却从此一无所有了…… 存在于记忆里的那个人,再见不如再也不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孩子……我的孩子……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甜姐,醒醒……你做噩梦了!”

我撑起沉重的眼皮,按了按太阳穴,眼角是即将滑落的泪珠,已经很久没做这个梦了,可能跟白天看到一个孕妇被车撞到流产有关,被刻意遗忘的记忆又回来了。

“甜姐,你曾经有过孩子?”小吴在我醒过来之后站在床前伸手帮我按摩头部,醉酒后难受的感觉早就习惯了。

“小吴,我是不是说过,做我们这一行的,最重要的是管住嘴,不该问的事情别问,不然得罪人,谁也救不了你!”

我拿开小吴的手,下床开始洗漱,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昨晚陪酒一直到两点,要不是因为做噩梦,估计十点都不一定能醒过来。

“甜姐,刚才对不起,我不该乱问的,你别往心里去……”小吴等在浴室门口,看到我走出来,赶紧上前道歉。

“嗯,以后记住了,你多睡会儿,我先出去了!”

小吴是刚来的新人,对夜店的规矩还不是太懂,相比较起来,还算干净,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选择让他进自己房间的原因,年纪到了她这个岁数,晚上不喜欢一个人睡很正常吧,不过小吴可能是沙发睡多了,想要……可能以后又要换人了,人……总是会变的,想要的更多。

“蒋甜?”迎面而来的女人浑身珠光宝气,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才看出来她是谁。

“韩露露,好久不见……”我率先伸出手,韩露露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友好,愣了片刻之后才回握。

“是啊,好久不见,有时间坐下来聊一聊吗?”

“我现在别的不多,陪人聊天的时间多到数不胜数!”

八年的时间,改变的真的很多,八年前,我和韩露露可能都没有想到,八年之后,会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喝咖啡。

“我见过他了,除了变得满身铜臭味之外,样子倒是没怎么变,他老婆不如你漂亮,当然,也不如我,”良久之后开口的是韩露露。

“是吗?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啊……”

说是聊一聊,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是韩露露在说,而我,已经习惯了倾听。

“我马上要离婚了,我是他的第五任老婆,马上要给第六任腾位置,不过他给了我一大笔赡养费,即使离开他,我也不至于活不下去,恭喜我吧!”

韩露露假装不在乎的样子,让我深有感触。

“恭喜……”

一个小时以后,韩露露离开了夜店,今天过后她就是自由人了,在这个重要的时间点上,她遇到了八年前的情敌,看到对方过的还不如自己,心里舒服了不少,至少她还不是最惨的。

韩露露走后,我的心情更加不好了,不管在人前我笑的多无所谓,那个人依然还是忘不了,爱恨交织,我今天的一切,都和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本以为只是随便听到一个人名,在心里默默恨他就够了,没想到晚上就遇到了。

“甜姐,三号包厢有人喝醉了,小吴被打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嗯,我去处理,你忙就行!”

夜店里人都知道我最近和小吴走得很近,要不然也不会第一时间过来找我,通常这种事情,客人打过之后,也会给补偿,就当是泄愤。

*

“不好意思,请问小吴有什么地方得罪您……了?”我职业性的笑容渐渐收起来,被打的小吴往我身边挪,又被穆可凡甩了一巴掌。

“老子让你动了吗?谁允许你动的!”

就像韩露露说的一样,穆可凡的样子没有改变,但性格却变了不少,换做八年前,他绝对不会喝醉撒酒疯,并且打人。

“先生,希望您克制一下,如果小吴有什么地方得罪您了,我让他给您道歉!”

小吴可怜兮兮的用眼神向我求助,让我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哪里得罪我了?你猜他哪里得罪我了!”穆可凡大步迈向我,条件反射之下,我后退了一步,他在离我还有段距离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穆可凡看向拦着他的人,“你又是谁?”

“穆先生,您老婆来了,我领您从后门离开……”童万乾一句话让穆可凡喝醉的脑袋清醒过来,他神色复杂的看向我,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吴。

“甜甜,我没想到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么多年以来,我以为你已经结婚生子,可没想到你居然自甘堕落,在这种地方上班,算我看错你了!”

穆可凡狠狠踹了一下桌子,跟着童万乾离开。

小吴如释重负,也明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挨了打,“甜姐~”

“一万块钱,等会儿转给你!”我从小吴的脸上看到了满意,原本还想再拖几天和他断了关系,看来今天就可以了。

回到人海中,我跟酒保要了一杯酒,开始喝起来,白天刚见过韩露露,晚上穆可凡就找来了,看样子韩露露还是没变,依然喜欢耍小心眼,不过曾经坚决站在我这一边的穆可凡,这次选择了相信她。

随着肚中酒的增多,脑袋渐渐变得不清醒,仿佛回到了八年前,和穆可凡已经恋爱三年的我,终于和他步入了禁区,两个人都非常生涩,互相试探着,最后迷迷糊糊的做完了。

谁知道他突然办了休学,人也联系不上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巧的是就一次,唯一的一次,中标了,我满怀即惶恐又渴望,等着他出现,一直瞒着所有人。

生产的当晚,我的父母着急赶来,在路上出了车祸,而孩子也没有保住,甚至连孩子的样子都没看清楚,因为在生产过程中,我疼晕过去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就是孩子已经死了。

父母出车祸的消息也随之而来,我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离开医院的,又是怎么度过那段最灰暗的日子。

隐约之间,穆可凡向我走来,一如当年清爽的少年,我却没有像当初一样扑向他,而是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问他有什么资格骂我变成现在的样子,问他当初去哪了,为什么整整一年都了无音信,为什么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在我身边……

打累了,闹累了,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猜你喜欢